[設計]:漢寶德:找回安全、安靜、安心的居住環境

其實我們的住宅和都市一樣
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以高雄為例,整理了愛河,感受幾乎讓整個高雄翻身

我們常常認為的設計
一個好作品一定是設計團隊、營造單位和業主
三方面完善的合作才有機會產生
對照都市環境也一樣

再好的都市風貌
若沒有好的市民與市府單位
也會可惜了一個都市的好

對我來說,整個都市的成長與進步
是一點一點改善的

所謂的都市計畫並不能真正的控制都市良好的成長
城市的進步有許多變數與時間演變
若我們能在每個小地方都多加注意
相信每次旅行回國,還是會覺得台灣很美的

——————————————

【聯合報╱漢寶德】2008.11.29

近來我有幾次機會與聽眾談論都市美學。我對台灣的都市景觀是悲觀的。因為民主制度尊重市民的喜好,而市民最沒有興趣的就是為美好的都市景觀犧牲自己的利便。一位有遠見的政治家必須冒著被今天的市民唾罵的危險,做些未來的市民會讚賞與感激的事。今天的政治人物除了討好選民以外,沒有選擇,因為他們沒有真正領導的能力,使市民們注目於未來。

行人 人行道上受驚嚇

一個都市在談到景觀之前,先要有安全、安靜、安心的居住環境,所以現代建築的理論強調人性,一切要以人為優先,行人走在人行道上不能安步當車,再好的都市景觀都沒有意義可言,所以一個城市是否美好,別看它是否有世界第一高樓,要看人行道是否安全,使行人無所顧慮。在先進國家,為了做到這一點,除了地面平整、寬廣之外,自行車都要有專用道。這些話,我在二十幾年前就寫過了,今天在台灣仍然用得上。

我家住仁愛路,應該是台北市的首善之區。多年來,看到政府努力設法改善人行道的情況。但是以居住者,且常常使用人行道的市民的身分來看,政府雖花了不少錢,情況都一直沒有改善。想用鋪面的景觀來解決問題是不成的,要整治亂源才成。可是歷任政府都只能捨本逐末,因為他們不願也無力整治源頭。

機車 台灣都市的亂源

台灣都市亂源之最就是機車。在比較貧窮的時代,不得不用機車,到今天,機車是自私的、製造紊亂的交通工具。其他國家,包括大陸在內,都對機車設限,只有台灣准許機車橫行,因此在外國人眼裏,機車是台灣的象徵,一種畸形民主的象徵。在這裏,在人行道上與騎樓下設機車停車坪,使它們可以合法的在人行道上行駛。既然不把它們當車輛而視同行人,它們可以理直氣壯的逆向行駛,小街小巷無處不可停靠。行人被趕走了,至於吸其廢氣更是理所當然的了。

改革 先把連任放一邊

我常夢想有一天有一位不在乎連任的民選市長,願意大膽的提出都市的願景,逐步的限制機車的活動,尊重行人的權益。如此一來,公車會多些乘客,人行道會比較平整、清潔,空氣也會比較清新宜人。市民們可以安心享受在人行道上漫步的愉快。

今晨我走在仁愛路的林園道上,感覺很孤單。偌大的園道只有我一人在散步。地上新舖的水泥花紋後面又崩壞了,噴水池的水濺出池外也無人介意,新換的座椅上有一層灰,台北市民何時可以找回對公共空間的期待?

(作者為前世界宗教博物館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