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了解建築,尊重建築

於心有戚戚焉 

設計是一種加值的專業
設計產業 其實真的能讓環境更美好 

 

———————————————
請了解建築,尊重建築
漢寶德 —-轉錄自90.6.5. 中國時報

上週我參加了一個結婚喜筵,在筵會上遇到了一位多年不見的、晚我幾班的同學。他最近當選了建築師公會的理事長。在熱切的寒暄之後,問我建築師公會可以做些甚麼事情。我立刻回答說,讓我想想,有很多事可做,其實答案我早就有了。 

我的答案是:讓社會了解建築師的貢獻,為建築師爭得一定的社會地位、創作的空間。
建築師公會在各種法定的民間社團中是得天獨厚的。它不但自入會的會員收取高額的費用。而且通過會員預收設計費的機制,累積相當多的利息收入。這些錢做甚麼用呢?過去若干年來沒有做過真正有利於這個行業與社會的事,大多變成有些會員的福利金了。 

在數年前,建築師們並不真正需要這些福利,如高額的開會費或旅遊津貼等。需要的是讓社會大眾需要我們。建築是一個很重要的行業。它不但是經濟發展的動力之一,而且是生活環境的創造者,住在城裡的人,舉目看去,無不是建築師的作品。不論在自己的家裡。或走在路上,進入公共建築,都不期然的受建築環境的影響。有時是愉快,有時是煩惱,有時是痛恨。可是對我們的生活有如此相關的建築師,為甚麼老是被別人視為無足輕重的小商人呢?一個社會不重視建築與建築師就不可能產生優美的生活環境,這個道理社會大眾知道嗎?他們不知道。建築師公會應該負起說服大眾的責任,才是為這個行業、為社會做一件好事。 

其實建築師的地位在美國也受到歧視。美國的<<建築>>雜誌上曾有報導,敘述紐約無線電城(Radio City,紐約市中心的大樓)中音樂廳修復重新開幕的情形。這座音樂廳已有六十幾年歷史,經建築師花了七千萬美元,恢復到當年新建時代的風采。開幕當日,湧進一千數百人參加盛會,人人都為此一建築的再生而感到興奮。可是在開幕典禮中,各類表演藝術家都請遍了,還請了名人演講,只是沒有請建築師上台,也沒有提到他們的名字,好像大家享受的建築是平空出現的。<<建築>>雜誌的評論為建築師抱屈;可是抱屈又有甚麼用呢? 

在台灣與在美國,建築師的問題是不會推銷自已。為了職業的尊嚴,建築師在傳統上在是要人家找上門的。可是在今天的商業杜會裡,除非你向大家證明你的價值所在,人家怎麼知道應該尊重你呢?在美國不准自我推銷,以免造成惡性競爭。在台灣表面上不推銷,暗地裡搶生意的大有人在。建築師們忘記了,推銷不一定要推銷自已,可以把整個行業推銷出去,而且在民主社會中,在議會中要有適當的代表。 

公會應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大眾進行建築教育。告訴民眾何者是好的建築,何者是壞的建築,為甚麼建築師的服務不可或缺,是最重要的第一步。在台灣民間缺乏審美能力與良好環境的意識,建築師公會以其財力,做教育部與文建會該做的事,對於社會是一大貢獻。但是話說回來了,一個經過建築啟蒙的社會,豈有不尊重建築師的道理? (轉錄自90.6.5.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