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林憲德:打破玻璃屋迷思

 O5R10此設計案,我無法精闢的評論好壞
只能說,在我所知道的高松伸,這個案子算是他作品中很後段的
“不用功”
是我當時的想法

我想的也不是玻璃屋耗能的事情
(這是必然的,他也沒做排熱……)
單純以都市設計角度
這四個大塊體就這麼放在已經很紊亂的中正中山路口
稱不上是個好主意

所謂祈禱意向,其實很個人
在高雄那樣的環境裡
很難讓我有這方面的聯想
沾不上邊

據說此案當初在都市設計審議也造成很大的爭議
原來的傳聞是有封殺掉
但最後不知為何就這麼完成了
一切只是聽說……..

[延伸的後記]
高雄捷運是很棒的政策結果
他們團隊也很努力
但實際上只有單純的十字和環狀輕軌,加上原本的公車船等
真的不夠
不足以成網路系統
也難以吸引高雄人搭乘

希望高雄市政府有足夠魄力
再協助增加此交通網
不然,一昧要求高捷”服務”鄉親
是很不切實際的

台北捷運是在三年後的板南線通車
才真的轉虧為盈,通勤人次大增
那高雄呢??

———————————————————–
2008-08-04 中國時報

林憲德 成功大學建築學系教授
 由日本建築師操刀,取名為「捷運之心.祈禱」,在高捷美麗島站出入口的「貝殼狀」公共藝術的玻璃帷幕,已成高市新地標。但萬萬沒想到在高雄港都豔陽照射下,折射的強光直接照射到附近商家裡,讓商家生意大受影響。鄰家甚至被反射陽光照得眼睛張不開,連工作都要帶遮陽帽,客人也因此不敢上門來,使其生意一落千丈。
 高捷為了平息眾怒,研擬在貝殼玻璃附近放置綠樹盆景或看板,以遮掩陽光折射入商家,但如果盆景高度不足,遮陽效果不佳;如設置大型看板阻擋,根本就毀了「美麗島站」的藝術景觀。高捷也協調在商家前裝遮陽棚架以防堵折射陽光,但棚架會讓店面變小,簡直讓商家無法做生意,目前根本找不出為人接受的對策。
 然而,要小心「捷運之心」不只是光害而已,其浪費能源的恐怖更是潛在的危機。依筆者的熱流計算,這種玻璃天窗空間假如沒有空調的支撐,在夏季的室溫可能高達四十度,簡直是炙熱的人間地獄;假如以空調來調節溫度,其空調耗電量可能是一般屋頂隔熱良好空間的二至三倍之多,簡直是能源的大殺手。在今節能減碳之時代,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建設真應該三思。
 我在九十六年間,曾量測台南市一座標榜美麗透明的玻璃天罩地下道的氣候,在夏天的最高氣溫高達三十七度。我再以反應周圍輻射的黑球溫度計來量測,其氣溫更高達四十八度,其炙熱的程度有如烤箱,這使得民眾寧願冒著生命危險違規穿越馬路,死也不肯使用此玻璃地下道。
 我也在台北台大醫院旁看到一座玻璃地下道出入口,在夏天的炎熱讓民眾紛紛走避,有些非經過不可的民眾,必快速跑步通過,甚至須撐起陽傘才敢通過此玻璃罩。以我數十年來的能源研究觀之,儘管市面上有很多節能玻璃的出現,但無論多高科技的玻璃節能技術,在隔熱遮陽與節能上均比不上單純實牆隔熱的經濟效益。為何這種民間疾苦,不為政府官所察?
 然而,這種只求表面光彩、不求舒適健康、甚至違反政府節能減碳政策的玻璃屋建設已經到處氾濫。不只是「美麗島站」而已,各都市的地下道、捷運站出入口、候車亭、航空站與醫院的大廳,在競相炫耀的氣氛下,正展開玻璃屋建設的大競賽。許多市政府受到一些毫無熱學專長的顧問公司的慫恿,把原本遮陽隔熱良好的地下道打掉,紛紛改建成炎熱的玻璃隧道;許多通風遮陽良好的「涼亭」,陸續被改建成玻璃包起來的「熱亭」。
 況且這些玻璃建設很容易被污染,政府又必須編列大量預算去清潔,但台灣大部分的清潔業均使用違規清潔劑,正醞釀著嚴重的環境荷爾蒙錯亂的危機。我擔心「美麗島站」的光害糾紛恐怕只是起步,政府放縱這些玻璃能源殺手的大氾濫,有如正在埋下子孫浩劫的未爆彈。
 事實上,上述大玻璃建設所引發的光害、能源、環境的傷害,只要依循現行建築法規與綠建築標章來規範是可以避免的。例如現在的建築法規已開始禁用高反射率的玻璃,對於玻璃屋頂的隔熱遮陽已有嚴格限制,但是現行捷運站、港務局、高鐵、交通建設、工業園區的建設,在行政上根本被免除於正常的建管體系管制之外,也是目前政府推行綠建築認證的化外之地,這也是造成交通車站、地下道建設、工業建築嚴重浪費能源的原因。
 在此呼籲我們的政府,根本不必受到顧問公司的操弄,也不必顧忌一些外行民眾的壓力,只要將所有公共建設納入現有綠建築的審查制度,根本可以防堵上述弊害的發生。趁此「捷運之心」光害糾紛之際,我「祈禱」民眾可以反省節能減碳的生活,政府可以下決心不要用放煙火、蓋「光之穹頂」來討好民眾,如此地球才能更好,子孫才能更有希望。(作者為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台灣建築中心綠建築委員會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