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不願面對的真相

 

《不願面對的真相》《不願面對的真相》
An Inconvenient Truth: The Crisis of Global Warming

  • 作者:艾爾.高爾(Al Gore)

  • 譯者:張瓊懿、欒欣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07年5月2日


雖然全球暖化是否是人類造成,或只是地球氣候的週期演變
科學家尚無定論
但前者觀點仍須受到重視,人類的慾望其實可以控制
李偉文先生的序中:”君不見,美國、中國大陸除了有自產能源之外,還不斷擴充軍備,這應該是為了在未來爭奪石油的戰爭中能派上用場。”
一語道破這個未來可能發生的情境
讓身處小島的我們,應該要更加警惕才是

:一旦錯過今天,便將失去明天

 

 

《不願面對的真相》中文版推薦序

作者:李偉文(荒野保護協會)

《不願面對的真相》紀錄片,我已經看了非常多次,每一次都給了我相當大的感動與感慨。不只是影片中豐富且生動的資料,而是我確能感受到高爾源自內心的熱情而呈現出如傳教士般的使命:找出生命中最珍貴的事物,並竭盡所能地保護、捍衛它,在緊要關頭到來時,努力確保上天賜給我們這美麗星球上最珍貴的東西──我們、我們的孩子們、以及未來世世代代子孫的居所──不要毀於我們的手中。

電影中,高爾反覆呼籲的都是針對美國民眾,以「道德責任」為訴求,要美國承擔造成溫室氣體全球暖化的最大責任(畢竟美國民眾的生活方式是高度耗能的最大罪魁禍首,同時不管以人均或國家比例,美國都是全世界最大耗能國家),這種「道德」的呼籲,看在我眼裡,情緒卻異常複雜。

這些年來,當我在公務員培訓單位演講完「永續發展」的題目後,朋友們詢問最多有關全球暖化的擔心,是「冰山融解後,台灣海岸多遠處會被淹沒掉?」

其實,問題不是這麼單純。

在南極冰山或極區凍土融解後釋出大量的淡水淹沒陸地之前,全世界已經將遭遇更多更大的災難了!

在未來10年左右人類首先面對的是石油供不應求的危機,倘若人類來不及因應這個明顯的問題時,有許多國家勢必會在這爭奪能源中被淘汰出局,當然經濟崩潰、動亂及瘟疫也會透過全球化的脈絡影響到全世界。倖存的國家與人類,在二、三十年內,已經得不斷面對地球的氣候系統一片大亂,所謂全球環境變遷,包括愈來愈極端的氣候變化、水災、旱災,以及洋流大氣流動的改變,會使得各地區降雨模式改變,若是原本下雨的地方不再下雨,而原本不下雨的地方開始下雨的話,有國家疆界束縛的民眾該如何遷徙逃生?

我很希望目前我們所知道的這一切只是杞人憂天,只是生態恐怖主義者的危言聳聽,可是,這些年來,我們所看到的許許多多科學研究與報導,愈來愈多的徵兆都不得不讓我們憂心。除了全氣候變遷的影響之外,還有一個更迫切的問題,就是能源危機。

驅動我們這個文明的動力,石化工業與碳氫能源,若以現在的消耗速度來計算,即將在40年左右完全用完。但是問題不會在石油用到最後一滴才會產生,因為石油是現代每個國家賴以生存發展的必需品,一旦供不應求,只要有的國家開始買不到所需要的石油時,世界的動亂就會開始。而到達這個供不應求的時間點,專家估計大約只有10年左右。

深入一點講,能源危機的真正癥結點,是我們這個文明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有問題,我們使用自然資源的觀點以及經濟制度有問題。這些源於人心內在的改變沒有真正產生時,就算經過全世界人類共同努力,可以渡過這次危機,不久還是會再度面臨新的挑戰。

基於石油動力的我們這個文明要轉型,非常不容易(只要簡單隨便想想,我們現在產生電力的鍋爐機組發電設備全部要淘汰,所有用石油的交通工具全部變成廢物,以及我們穿的用的,幾乎全是來自於石化產品),這些轉型必須在10-20年內完全替換掉,加上目前其實還沒有任何成熟的科技可以產生足以驅動現在文明所需的電力(目前全世界所有非來自石油的能源生產量只佔總能源消耗不到10%)。

我們只有不到10年的機會。我們必須趁還有餘裕時(一旦石油供不應求,價格不斷不斷飆漲是必然之外,有些沒有經濟或武力實力的國家,面臨沒有石油,當地民眾無以為生勢必產生動亂時,瘟疫也會隨之產生),投入所有可能的努力在替代能源的發展,逐漸降低對石油的依存,每個民眾勢必也得改變對自然資源使用的態度,學習以更簡單的方式來生活。

以全世界資源分配與實力而言,全球暖化與能源短缺對美國人而言的確是種「道德責任」,未來即使糟糕到全世界只能支撐養活現在1/10的人口,美國2 億多民眾大部份也會在這些倖存的人類之中:但是對於台灣而言,98%以上的能源來自進口,加上地狹人稠,退無可退,未來,將是我們努力求生的挑戰。君不見,美國、中國大陸除了有自產能源之外,還不斷擴充軍備,這應該是為了在未來爭奪石油的戰爭中能派上用場。

《京都議定書》之所以重要,一方面是因為可以延緩地球暖化與全球氣候變遷的速度,更重要的,降低排放二氧化碳等同於強迫節約能源,降低消耗石油,假設石油供不應求的爆發點可以延後到20年甚至30年後,或許我們的努力,包括新科技與尋找替代能源,可以讓我們平安的過渡到非石油文明。

以前我們在推動環境保護運動時,所採取的是「為後代子孫著想」的道德訴求,想不到這二、三十年全世界人口大量成長及經濟全球化與科技的結合造成對自然資源過度耗損之後,如今的危機已不是「後代子孫」般遙遠的未來,而是我們及孩子們這現存的一代就會遭遇得到。

氣候會怎麼變,以我們個人的力量,或是政府,甚至對於全人類來說似乎都是艱困的挑戰,但是無論如何,我們的確必須增強我們面臨危機的應變能力!縱觀歷史,人類社會敗亡的原因,大致來說,自殺的成分多於他殺!

一個社會的應變能力取決於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以及文化價值觀,這些的確都是我們每一個人,每個團體或機構都可以努力而加以改變或塑造的。

因此,高爾還是樂觀的,雖然他也知道很多人會從「拒絕相信,直接跳到絕望」,但是他說還來得及的,只要我們願意改變生活方式,願意給政客們壓力,當然,還要祈禱,祈禱我們有改變的力量,並且一邊祈禱,一邊行動!